王元围棋教室中级
 
 
當前位置:企業家動態
  亦正亦邪孫宏斌:須臾三十載 前半生二落三起  
   
  發布時間: 19-03-21 10:09:05am     
         
 

     在地產江湖,孫宏斌是個話題性人物,其人本身也充滿爭議。

  有人說他是英雄,有人說他是梟雄。是正?是邪?眾說紛紜。但他認為自己頂多算個性情男人,像動物一樣,勝利了慶祝,失敗了舔傷。

  那么,他老孫,花果山水簾洞齊天大接盤俠,究竟何種人?

  春秋末期,夙怨未了的吳越兩國,再次大動干戈,在江蘇太湖打了一仗。

  為報父仇,吳王夫差日夜操練軍隊,指日攻越。年輕氣盛的勾踐聽聞后,決定先發制人,不管不顧范蠡的勸阻。

  在勾踐26歲那年,越軍以水路攻吳,結果在夫椒(位于太湖)大敗,丟兵棄甲逃回越地。

  吳軍乘勝追擊,一路追到了越都會稽城,也就是今天的紹興。拖著殘存的5000兵力,勾踐被圍困在會稽山上。

  三年前,勾踐初登王位,用計擊退來犯吳軍,把夫差之父闔閭打得落荒而逃。還沒逃回姑蘇城,闔閭便傷重而亡。想起那個高光時刻,再看眼前到處殘鱗敗甲,自己身囚孤山,勾踐不免黯然神傷。

  盲人騎著瞎馬,半夜走到了懸崖邊。

  為求不亡國,勾踐這回乖乖從了范蠡的建議,攜妻前往吳國做降臣。此后,勾踐石室養馬、入宮嘗糞,卑躬屈膝地討好夫差。

  每到夜里,勾踐便坐在墻角,思念著故國默默流淚,恨恨自語:“我不會忘記會稽之恥!”

  忍辱負重3年后,勾踐被釋放回國,后來的故事便是后人津津樂道的——臥薪嘗膽,越甲吞吳。

  歷史遠去便由人紛說。

  事實上,“臥薪嘗膽”的真實性尚無定論。但勾踐確實勵精圖治,后來帶著越人打了翻身仗,一雪前恥。

  這段遠去2500年的歷史,孫宏斌曾經一讀再讀,每每感同身受。

  那是1990年,北京沉浸在迎亞運的喜慶中,無處不唱“亞洲雄風震天吼”。整座北京城歡天喜地,孫宏斌仿佛是唯一的失意人。

  這一年春夏交替之際,他被海淀警方刑事拘留,隨后被判有期徒刑5年,罪名是挪用公款13萬。

  那時的孫宏斌年僅28歲,是聯想集團企業發展部經理,只手掌管18家分公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何等意氣風發。甚至一度被認為是柳傳志的接班人。

  對于這個敢想敢做的年輕人,柳傳志頗為看重,兩年便破格提拔為經理。

  誰料,等閑平地起波瀾。

  或許無意,或許有心,一陣風吹到柳傳志耳邊,說孫宏斌想另立山頭,從聯想這艘大船上造一艘小船出去。

  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悲憤交加之下,老柳把小孫送進了牢房。

  孫悟空被如來按在五指山下,一壓就是五百年,但翻身之后,又是一只猴王。勾踐淪為敗寇,困于吳地三年,歸去后精兵強國,一朝雪了前恥。在獄中的孫宏斌,也想著早日東山再起。

  他不斷給勞改局的《北京新生報》寫文章,通過寫稿賺得“減刑一年兩個月”。

  1994年,柳樹吹棉的時候,孫宏斌走出了五指山,出獄后離開北京,轉戰天津。在此之前,孫宏斌主動找柳傳志言和,約在新世紀飯店樓頂的川菜館。

  一斤白酒下肚后,兩人相視一笑泯恩仇,決定不再提過去的功過是非。此后,孫宏斌轉戰地產圈,成立天津順馳房地產代理公司,順馳是孫氏諧音。

  不僅如此,兩個本該怒目相對的人,竟開始守望相助。

  19948月,順馳拿下首個代理項目“先達小區”。為了獲得更快發展,孫宏斌找柳傳志借了50萬。

  不僅掏錢,柳傳志后來還為孫宏斌聯系銀行,做他首個項目的合作伙伴,以聯想的無形資產幫他做信用背書,暗中協助拿地、融資。

  “如果想不開,我出來以后拎著把刀子就把柳傳志給宰了,但是你拎著刀子,誰也不敢跟你打交道了,你這一輩子就永遠沒戲了。”

  心頭懸著一把刀,但孫宏斌藏起刀鋒。鐵窗四年,他變得柔和,開始懂得適時低頭。柳傳志也說,孫宏斌是能審時度勢,一眼看到底的人。

  一朝飛上寰宇,一朝身陷囹圄。

  六個春秋流轉,孫宏斌也經歷了人生第一次大起大落。

  江東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晉地河東亦如此。

  運城臨猗是個傳統的農業大縣,當地有句話:“有福人生在州域府縣,沒福人生在黃河兩岸。”

  孫宏斌就出生在臨猗,一個緊挨著黃河的貧苦村落。戰國初,臨猗來了個山東的窮書生,叫猗頓。

  “子欲速富,當畜五牸。”

  在范蠡的點撥下,窮書生猗頓茅塞頓開,在河東一代大畜牛羊,后又兼營鹽業,十年之間,成為與陶朱公(范蠡)齊名的巨富。

  和猗頓一樣,孫宏斌也曾是一介窮書生,不同的是,時空震蕩兩千多年后,知識已足以改變命運。

  孫宏斌是家中長子,袖下還有三個弟弟,打小清貧。長輩時常告誡他,要想出人頭地,唯有多讀書。

  倒是十足爭氣,孫宏斌在學霸之路上一往無前,本科武大、碩士清華。像一條奮發的鯉魚,從偏遠的河東躍入繁華的京城,帶著一股韌勁。

  在經歷第一次山崩于前,人生大落之后,孫宏斌舔舔傷口,便又卷土重來。

  1995年初,在柳傳志和中科集團董事長周小寧的支持下,孫宏斌成立天津中科聯想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后更名順馳投資,開始由銷售代理拓展到地產開發。

  彼時從拿地到開發,多數房企要耗時18個月。孫宏斌開發第一個項目“香榭里”小區,只用了7個月。

  其實,孫宏斌才是那個最早玩高周轉的人。

  1998年,福利分房終結,孫宏斌看準時機,一舉拿下14萬平的名都項目,聲震津門。20008月,拿下萬科與泰達都不敢碰的梅江地塊,開發出藍水項目。不久又拿下面積170萬平的“超級大盤”太陽城。

  從1998年到2002年,順馳在天津開發了近30個項目。孫宏斌治下的順馳,短短七年就已高居津門老大。

  這也給了孫宏斌“叫板”王石的底氣。

  那時的萬科是行業老大,在一次中城房網的論壇上,面對已奠定江湖地位的王石,孫宏斌說,順馳的中長期戰略是做全國第一,也就是超過在座的諸位,包括王總。

  當著眾多大佬的面立下flag,孫宏斌絲毫不留退路,逮著機會就全速沖刺。

  2003128日,北京首次拍賣大宗國有土地——大興區黃興村衛星城北區一號地,吸引了華潤、富力、天鴻、順馳等10家房企圍獵。

  在拍賣會前,孫宏斌做出了“上不封頂”的指示,志在必取北京。果不其然,順馳以高出起拍價一倍多,總價9.05億元拿下這塊地。孫宏斌的豪氣讓北京地產界驚訝,順馳在當時只是一家二流的區域性房企。離開天津的2002年,規模不過10億。

  那時候,地產界無人不談孫宏斌,都說這是一匹北方的狼。

  潘石屹這樣說:“天津有一位叫孫宏斌的,說明年做到兩個第一:全中國地產中介第一,全中國開發第一。我確實很佩服他的激情。”

  話外之音,只可意會。

  隨后,孫宏斌一路南下,大舉收割石家莊、南京、上海、蘇州等地多個地王。一年間,順馳百億狂掃土地千萬平,2003年銷售額達45億,與萬科的差距,由30億縮小到18億。

  孫宏斌掀起的是一場颶風,所到之處摧枯拉朽。

  有一回,石家莊拍賣一樁土地,河北最大開發商卓達志在必得,集團老總親自坐鎮,報價4.25億,而順馳員工報出5.97億。

  過江龍一舉擊潰地頭蛇,這讓卓達老總楊卓舒憤恨難平,指責順馳是土地市場的“攪局者”:“石家莊009號地塊所在的區域,商品房每平2400元都算很高,而順馳的成本價達到了每平3500元。這嚴重背離了市場價值規律,擾亂了區域市場。”

  孫宏斌則不以為然,回應說:“當地房地產商是用老眼光看待土地價格,和過去做比較,我們看的是未來。”

  用發展的眼光看世界,孫宏斌學至精髓。

  當初,孫宏斌給公司起名“順馳”,希望事業順且快。無奈,命運又把他按在地板上摩擦了一回。

  順馳的高周轉沒能熬過調控,五個蓋子終究蓋不住十個碗,還沒來得及在港上市,順馳就作價18億,于2007年賣給路勁。

  孫宏斌再次倒下了。

  只見口袋里滾出一個圓圓的夢想——全國第一。

  至此,小孫熬成了老孫,人生走出了一個“閃電”回旋,二起二落。

  在大家以為孫宏斌將徹底出局的時候,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巴,又站了起來。

  2008年,地產行業風聲鶴唳,大小房企聞聲蟄伏,許家印四處找錢,萬科降價甩賣,紛紛想著法子御寒。這時,孫宏斌掏出20億,拿下北京海淀區西北旺新村“地王”項目。

  輿論再次聚焦,都說這個場景似曾相識。

  5年前,孫宏斌9億拿下北京大興地塊,榮膺當年地王,這一次,仍舊以“地王”的身份歸來。

  只不過,當時的旗號是順馳,如今是融創。因為有順馳的馬失前蹄在前,融創,同樣備受質疑。

  吃一塹長一智,此時的孫宏斌不像順馳時代那樣,在土拍市場盛氣凌人。

  2012710日,北京國土資源局的土地拍賣廳,大牌房企云集,融創、萬科、華僑城、龍湖、中赫等嚴陣以待,準備參與萬柳地塊的最后竟價。這塊地在北京三四環之間,緊挨著中關村,每一家都志在必得。

  經過激烈的326輪角逐,剩下融創和中赫兩家。

  這回,孫宏斌沒有重演老套劇情,最終選擇放棄。孫宏斌變得收斂,追求平衡。為此還定了一個規矩:毛利率低于30%的地不拍。與此同時,還在吸引戰略投資方面下功夫,引入雷曼兄弟、平安等,不斷拓寬資本護城河。08年雷曼兄弟破產,貝恩和德意志銀行接手,成為融創新股東。

  得益于平衡術駕馭得當,融創從2008年名現江湖,2010年排名30開外,沖到了2014年的位列前十。

  僅用了6年,孫宏斌第三次觸底崛起。

  后來,有人問起那次對王石的“挑戰”,說他太過囂張時,孫宏斌正了正身子,嘴角上揚四十五度,說到:“我沒有挑戰,但請允許我們有理想。”

  孫宏斌的人生足夠傳奇,總有人認為是性格決定命運,就問他:人說三歲看老,你的性格和你的成長經歷有關嗎?

  孫宏斌回答,那是瞎扯,小的時候不穿褲子,3歲的時候穿個開襠褲就知道玩,能看出個啥呢?

  確實,誰能看出曾經被接盤的失敗者,會修煉成超級接盤俠?

2014年,綠城遭遇資金鏈危機,孫宏斌化身白衣騎士,以62.98億港元的價格收購綠城24.313%的股權;

2015年,佳兆業陷入禁售風波,游走在破產邊緣,孫宏斌試圖收購佳兆業股權,同年擬入局雨潤;

20165月,融創斥資42.25億元,收購萊蒙國際6個項目所有股權;9月,再花137.88億元收購聯想的地產業務,又用40億盤下金科16.96%的股權;11月,再斥資8億元在二級市場增持金科,以36.62億元的價格,收購嘉凱城(7.810, 0.39, 5.26%)的時代城項目。

  可以說,老孫的接盤俠之路,從2014年收購綠城開始,沒有片刻消停。但并非十拿九穩,收購綠城、佳兆業、雨潤的戰役,均鎩羽而歸。

  直到2017年,地產迎來孫宏斌年。

1月,融創26億把鏈家6.25%股權收入囊中;

5月,102億收購天津星耀地產爛尾樓——星耀五洲項目,21億收購華城富麗60%股權;

6月,32.32億收購大連潤德乾城的全部股權及債權;

7月,斥資438.44億收購萬達13個文旅項目91%的股權。

  原本,與萬達的交易是632億,包含76個酒店項目,半路富力殺出,一刀把酒店資產包的價格,從原來335.95億砍到199.06億。

  簽約當天,公告會遲遲不開,后臺摔杯子的聲音清脆響亮。最終,孫宏斌咬著牙跺跺腳,吞下100多億差價。

  加上150億馳援老鄉賈躍亭,2017年半年時間,孫宏斌掏出超750億接盤金,壕無人性。

  于是,投資輪次有了這樣的段子:天使輪、A輪、B輪、C輪、BAT輪、Pre-IPOIPO、孫宏斌輪!

  攜手樂視,孫宏斌本想著英雄救美,誰曾想躍亭一去不復返。

  20161210日,樂視告急,賈會計找到孫大俠,把“為夢想窒息”的故事又講了一遍,這回用山西話。

  兩人四眼放光,促膝長談6小時,從華燈初上聊到星辰滿天。賈躍亭心知肚明,必須拿下金主孫宏斌。此時樂視因為資金鏈問題已經停牌,如果沒人出手,下場恐怕只有解體。

  孫宏斌太了解失敗的滋味了,二話不說,披著白衣上陣,沖著賈躍亭喊道:“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后來,賈躍亭穿著孫宏斌的白袍出國了,留下老孫在業績發布會上老淚縱橫。

  江湖險惡,總有一失,但誰也阻止不了孫宏斌身騎白馬四處救急。

  20183月,融創再花10億增資樂視,斥資19.33億接手海航海南兩家公司;10月,62.81億全盤拿下萬達文旅;20192月,125億收入泛海京滬項目。

  從1988年至今,須臾三十載,孫宏斌這前半生二落三起,可謂跌宕起伏。

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

 

 
   
    關閉窗口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中國企業聯合會信息工作部 技術支持 京ICP證 13027772號
王元围棋教室中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