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围棋教室中级
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經濟所所長李向陽演講

    李向陽:前面幾位已經做了很精彩的發言,按照時間,已經快到11點了,考慮到大家都知道很疲勞了,所以我一定堅守我規定的時間,40分鐘內完成。我報告的題目是債務危機及全球經濟的前景。這個題目大家了解很多,尤其是近一段來美國債務危機的升級以及歐洲債務危機的不斷惡化,圍繞債務危機的進程以及發展前景,國內討論的很多了。剛才方方先生對全球經濟也做了很清晰的描述。我在這里就不做細節上的介紹了,我主要談三個方面的問題。第一個就是美國歐洲的債務危機到底它是一個什么性質的危機,以及未來有可能會走向哪個方向。第二個,談一下今后四個月以及未來一年內,就是2012年全球經濟的走勢。最后,我就自己又加上一點,中長期內國際經濟需要關注的問題,因為在座的各位都是中國的大企業。大企業家既關心短期的經濟增長走勢,同時也需要關心中長期的未來發展方向。但是限于時間關系,對于中長期國際領域,我只談兩個方面。現在進入主題。
    對于過去兩個月的時間里面,美歐發生的主權債務危機,有一個基本的判斷,就是這場債務危機基本上可以說是三年前國際金融危機的延續。這是我對這場危機的第一個判斷。為什么這么說呢?我們知道國際金融危機的根源是多年來發達國家的負債消費。這種負債消費在2008年最終以危機的形式爆發,但是這場危機的爆發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這場危機的根源。我們看到,美國、歐洲甚至包括新興經濟體的大國,對待危機的政策實際上是有問題的。有一種說法,就是美國跟中國在應對危機過程中實際上采取了一個在政策導向上出現了相反的政策,就是錯誤的政策導向。為什么呢?美國人應該在應對危機,增加投資,來減少消費。中國包括亞洲其他經濟體,應該是擴大消費,減少投資。但是我們看到,在應對危機過程中,歐美的國家全是在繼續刺激消費,以負債消費為根源的這場國際金融危機,在治理危機的時候是繼續增加消費。而在另一方,本來是擴大國內消費需求,最終都選擇了繼續擴大投資。這種選擇并非是決策者看不到或者意識不到,而是沒辦法的選擇。因為對他們來說,要馬上使政策見到成效,必須要按照原來的路徑繼續做,這是最有效的。但是這種做法的結果,在兩年以后我們已經看到了后果。也就是說這種經濟大國的經濟刺激政策沒有取得預期的成果,反而我們看到經濟刺激的負面影響越來越大。那么在新興經濟體,我們看到越來越嚴重的就是經濟過熱,因為你是以刺激投資為土壤。相反,在歐美國家,我們看到這種刺激消費為主導,使得債務危機越來越嚴重。對于歐美國家來說,他們在金融危機階段,以及隨著經濟干預措施,只完成了一件事兒,什么事兒呢?把原來的私人債務給國家,政府通過對金融機構的救助,把金融機構欠的錢變成了國家欠的錢。金融危機證明了私人債務不可持續的話,那么把它轉化為國家債務,現在證明仍然不可持續,這就是主權債務危機產生的一個基本背景。這也是為什么我們說主權債務危機是金融危機延續的根本原因。
    面對主權債務危機,在過去兩個月里面,全球證券市場、股票市場出現了巨大的波動,有人估計,整個股票市場的波動使全球股票市場縮水達到兩萬五千多億美元。造成這種股票市場波動、縮水,看起來是股權債務危機,但實際上,我們說背后反映的是整個實體經濟,就是經濟增長乏力和經濟增長前景不明朗所造成的。我們來看一下這張表,這是三周前美國對它的經濟增長數據重新做的一個調整,上面這條實線,就是在以前公布的美國政府公布的數據,底下這條淺色的線是修正的數據,這里沒有使用增長率,而是使用了美國GDP的總額從這里可以看到,這場金融危機對實體經濟的打擊遠遠比人們想象的要大,金融危機結束之后,政府干預所帶來的結果,對經濟刺激復蘇的作用,遠遠比人們想象的要小得多。這就使得全球證券市場背后波動的原因。我們看到美國已經陷入了第二個日本的道路。從這里可以看到,07年到2011年,是長達五年里面,美國GDP的總額沒有增長。現在GDP的總額還低于2007年,長達將近五年的時間里面,美國已經處在一個停滯狀態,這是證券市場投資者最擔憂的問題,就是打擊比原來的大,而復蘇沒有人們想象的那么強勁。由此才能夠解釋為什么過去兩年全球經濟一直在復蘇,美國經濟在復蘇,美國失業率仍然在9%以上的原因。從調整后的數據中看到了真正原因的來源。
    對于面對這種債務危機跟全球經濟增長的乏力,對待下一步解決債務危機,這已經形成了國際共識,尤其是在發達國家,內容就是債務危機必須要解決。但是現在又面臨著短期內經濟乏力,需要更進一步的增加財政赤字,繼續放松貨幣政策,實行寬松的貨幣政策,我們知道美國的寬松貨幣政策已經到了極限,財政政策放寬又面臨主權債務上線的約束。這里就出現了尷尬的境地。主權債一方面需要繼續擴大債務,這是實體經濟這種復蘇乏力的基本要求。另一方面,從中期內這種主權債務,也就是不斷擴大的赤字必須要得到糾正,發達國家、歐美國家正在走綱絲的狀態。從短期內,我們沒法判定它,可能下個月,9月7號,奧巴馬有可能推出新的刺激方案。從中期內來看,歐美國家要削減財政赤字,降低需求是不可避免的。發達國家要解決債務的前景,前景,短期跟中期內存在不確定因素,總體取決于政治因素,美國的政治因素受制于美國的明年總統大選,以及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博弈。歐洲取決于核心國家和外圍國家,以法國為主的北方國家,以希臘、葡萄牙、意大利為主的南歐國家之間,在解決債務問題上的政策博弈,這種政策是他們民眾以及政治家不斷的導向的變化,近期內歐洲債務危機頻繁的會引發投資者的心理波動,就是說法德W協議,馬上要作出反映,法國內部某一個領導人的宣言,就有可能引發人們對整個歐洲債務危機的擔憂。因此解決債務危機首要的是發達國家政治上的意愿,解決債務危機的意愿要特別強,特別是歐洲這一點特別明顯。歐洲領導人、歐洲民眾在解決債務危機上,進而也就是說對待歐洲一體化問題上沒有強烈的,歐洲債務危機不可能得到真正解決。
    第二個解決債務危機的不確定性來自經濟增長,因為主權債務危機要得到解決,必須依靠經濟增長。如果沒有經濟增長,稅基不能擴大、稅收不能增加,靠政策的政治家的玩花樣,拆東墻補西墻這種辦法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而經濟增長實際上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底下可以看到中期內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我們整體上判斷是非常暗淡的。按照這樣一個邏輯,發達國家中期內必須解決債務危機,一旦解決債務危機,對全球經濟會帶來什么結果呢?從國際上來說,解決債務危機有助于長期內全球經濟的穩定、可持續增長,但是它也會帶來一系列的負面影響。首先削減財政赤字,有可能降低財政總需求。我們看一張,發達國家目前仍然是全球總需求的主體,削減財政赤字,實際上是發達國家的總需求會下降,發達國家總需求下降,會進而使全球經濟增長的動力開始削弱。第二個帶來的影響呢,就是通貨膨脹和轉嫁債務,未來發達國家經濟增長乏力,而削減財政赤字,又面臨國內巨大政治壓力,比如削減養老金,削減各種各樣的補貼,那么必然會遭到國內的反對,加上歐洲繼續對南歐國家救護,北歐國家的民眾的壓力,這種壓力又會阻礙財政赤字,這種壓力過大,發達國家既不能靠增加稅收,又不能靠削減財政赤字,最后就剩下第三種選擇,就是轉嫁債務。轉嫁債務怎么轉嫁呢?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通貨膨脹。雖然美國、歐洲現在都不承認有這種導向,但是客觀上這個可能性越來越大。從歷史來看,美國在戰后半個多歷史上,不是沒干過,而是多次干這種事兒,經濟周期高漲階段,大量借債。一旦發生危機以后,這種債務還不起了,那么通過通貨膨脹,通貨膨脹必然帶來美元貶值,美元貶值就使債務被削減,因此有一個形象的說法,金融危機階段,美國人完成了私人債務的國家化,那么在后危機階段,美國人的主要任務是要把國家債務國際化。也就是說通過貶值這種方式轉嫁債務,這在國際上是完全有可能發生的。那么這樣的話,全球范圍內大家爭議的問題,美國的全球領導者的地位尤其是作為世界貨幣發行的地位,還能不能夠維持,那甚至有此進一步推論,說中國要取代美國的什么全球經濟地位,我個人看來,短期在可預見的將來,這個可能性不大。盡管美國經濟增長的趨勢在疲軟,美國的財政債務在惡化,下一步美國人還有可能轉嫁債務,在可預見的將來,美國仍然是全球金融的經濟的核心。我們看這張表,這是最新的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統計,盯住美元經濟體的數量在上漲,底下是盯歐元,過去十年是歐元唯一能夠對美元構成挑戰的貨幣,全球范圍內,無論作為結算貨幣還是作為儲備貨幣,美國的影響力、美元的影響力仍然是最大的。這就是我要跟大家匯報的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短期經濟增長的判斷。對于2011年上半年的走勢,大家都已經了解得很清楚了。在今年年初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國際組織都認為2011年將會出現經濟加速。但是三個月以后,隨著進入第二季度以后,越來越多的國際機構開始改口,到過去一個多月里面,人們開始進一步下降,就是全球經濟整體上出現了一個復蘇乏力的態勢,跟年初相比,出現了一個很大的下跌。這是按照美國經濟增長的數據,美國經濟增長跟去年相比,已經是非常乏力了。這是日本經濟,實際上我們知道日本是3月份發生地震,實際上日本大地震之前,日本經濟已經陷入衰退,從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第一季度,已經連續兩個季度的負增長,第二季度受地震影響,又繼續保持負的增長,但是日本判斷隨著重建開始,未來可能是逐漸走好的過程。這是歐元區經濟,歐元區經濟第一季度出現了強勁增長,第二季度也出現了大幅下滑。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們看到新興經濟體經濟過熱,這種經濟過熱按照六個指標來衡量分類,我們中國大致是處在這個位置上,就是處在經濟過熱的第二團隊。就是經過經濟復蘇以后,經濟體被公認為全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這個火車頭出現了整個經濟過熱的傾向。從下半年開始,新興經濟體普遍開始出現了經濟的緊縮。這就是2011年上半年的情況,下半年未來幾個月,全球經濟將呈現低速增長的態勢,但是跟多數的判斷不太一樣的,我們認為發生二次探底和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并不大,2012年發達國家經濟體可能會略有加速,整體來看,未來12個月,就是一年12個月到16個月的時間里面,全球經濟仍然是一個低速增長的態勢。最新的估計,本周白宮對美國經濟的增長繼續下調,IMF有可能公布對九月份的估計,也對全球經濟做進一步下調的預期。這是下調以前,截至7月份主要國際組織和機構對全球經濟以及各主要經濟體增長的預測,我們看到,美國經濟原來預測今年的預測2.5%,今年只有1%點幾,對明年的經濟增長也會調到2%以下。對日本經濟,毫無疑問今年肯定是負的,明年日本經濟倒是有可能會走好,全球經濟按照媒體的這種介紹,IMF會下調百分點,今年經濟增長率全球會調到4.2%,明年會調到4.4或4.3左右。
    對未來一段時間內影響全球經濟增長的因素,我分為兩類,一類是風險,一類是有利的。風險主要是三個,一個是歐洲債務,歐洲債務危機剛才提到現在面臨的最大危機,就是歐洲領導人,尤其是大國領導人對待解決歐洲債務危機沒有形成統一的自始自終的一個立場,反復多變的表態,成為投資者心理波動的根源。至于未來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還得靠歐洲經濟的持續增長。第二個風險就是削減財政赤字對總需求所帶來的壓力。第三個風險就是新興經濟體,雖然剛才談到前面有我們專家談到,巴西在本月,前幾天開始降息,整體來看新興經濟體仍然走向緊縮的趨勢。推動全球經濟增長的有利因素,第一個就是大宗商品,對于大宗商品,我們使用的詞語叫做穩中回落,或者在高位波動。至少跟過去半年相比,大宗商品不太可能進一步發展,出現那么大幅度的上升。因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全球經濟增長的趨勢在放緩。就像方方先生談到的,盡管美元編制的趨勢會推高大宗商品價格,但是全球對大宗商品需求的放慢,會壓低大宗商品價格的上升的趨勢。第二個有利因素,日本經濟將會受益于災后重建。日本從第三季度開始,日本災后重建效應就會開始顯現。這是日本的權威機構所作的描述。這是震前日本經濟的基本運行機制,多年來日本是強勢日元跟通貨緊縮由此帶來信貸需求的疲軟,長期利率處在低水平上。進入到震后,在日本震后未來幾年內,日本經濟運行模式有可能發生變化,從強勢日元有可能會進入到弱勢日元,通貨緊縮可能通貨膨脹。這樣情況就是滯脹。為什么單獨要談這個問題呢?作為中國大企業家,需要對我們的近鄰,尤其是日本,投資貿易往來的基礎,經濟運行模式要發生重大變化,對我們的影響,對我們企業的影響會非常大。比如這里頭在日本已經形成共識,未來幾年內,日本產業空心化將會繼續加重。換句話說,日本產業向外轉移是必然趨勢。但是向哪里轉?轉向中國、轉向南亞?還是轉向東南亞?現在日本國內處在不確定狀態。這種產業轉移會給我們產業,對我們承接產業轉移產生巨大的影響。最后一個有利因素,發達國家將會繼續實施寬松的貨幣政策。從美國美聯儲主席伯南克的表態,2013年之前,美國會繼續維持寬松的低利率政策,對全球經濟增長是一個正面的作用。綜合上述,消極的和積極的原因這種因素,我們認為在短期內,未來1年到1年半的時間里頭,全球經濟仍然是相對低速的態勢,但是不太可能發生二次探底。
    下面談兩個中長期的問題。作為企業家,需要繼續關心短期的,同時也需要關心中長期的發展趨勢。第一個跟中國經濟直接相關的問題就是全球債平衡的問題,全球債平衡對經濟增長是巨大的壓力,但是過去這種觀點又在回歸,因為中國出口保持了去年高達30%的增長。這種增長不僅對新興經濟體高,對美歐也高,現在很多人質疑,全球債平衡,中國是不是狼來了,美國仍然有強勁的需求,對于這種現象,怎么來解釋?我們認為這不是一個常態,我們看這張圖,在這張圖里面,上面這條線是私人部門的儲蓄率,底下這條線是公共部門的儲蓄率,一個國家儲蓄率越高,消費也就越少。按理說在金融危機之后,美國人應該增加儲蓄,的確美國私人部門的儲蓄的確在上升,跟金融危機前相比,已經上升了4到5個百分點,在美國曾經做過這種評估,在其他條件不便的情況下,美國的私人儲蓄率每上升一個百分點,美國的消費需求要減少1000到1500元,過去兩年多時間里已經上升了4到5個百分點,美國的需求為什么沒有下降?為什么沒有減少?就是公共部門的儲蓄率。底下這條線是負的。意味著政府的儲蓄是負儲蓄,負儲蓄在擴大,政府的財政赤字敢于抵消了消費的上升。隨著下一步中期內,發達國家將要減少財政赤字,因此公共部門的負儲蓄對私人部門儲蓄率上升的抵消作用將會逐漸消失,因此我們說削減財政赤字,會使全球債平衡的壓力逐漸喪失。在此,很多人講這個東西只是一個洋名詞,去年的時候,美國財長提出來,國際貿易收支占GDP的4%,當時我們沒有接受。3個月以前,我們可能注意到這條消息,20國集團的央行行長會議已經達成了共識,就是為解決全球債平衡問題,在今年馬上舉行的法國20國峰會上,將會具體討論這個問題,也就是說全球債平衡,我們已經不再能夠扛住我們不接受這個東西,已經擺在了我們面前。如果說發達國家總需求減少,那么其他地方我們能不能找到新的增長源呢?尤其是新興經濟體,尤其是亞洲,被認為經濟最有活力的地方,能不能填補美國人、歐洲人留下的消費缺口?這在國際上是有爭議。我們看到亞洲開發銀行一周前的首席經濟學家談到,亞洲的經濟增長完全可以留下歐美留下的消費需口,我們東方不亮、西方亮,美國人不要我們產品,我們仍然可以像危機前那樣,像過去那樣保持出口增長。我們認為這種可能性很小,盡管這張表,兩行在2010年所做的研究結果,雖然使用的是2006年的數據,但是跟現在相比沒有發生變化。這是亞洲總出口的比例100%,其中區域貿易是52%左右,區域外占48%,這個比例才說得過去,至少區域內還沒有占到一半以上,但是如果把出口進一步分解的話,分解成最終消費品跟中間品,那么我們看到左下角這個數據,令人吃驚的結論,就是亞洲的整個出口里頭,用作本地區的最終消費品,連三分之一都不到。一個地區的整個出口,最終消費需求連三分之一不到的,如果是外部消費需求減少的話,依靠自身來帶動經濟增長,這是很難的。雖然中間品貿易有可能增加,但是沒有消費需求,這個貿易增長是不可能持續的。因此我們說如果美歐國家消費需求減少,那么亞洲很難來填補承擔起拉動全球總需求的這種任務,因此我們基本結論,中國調整需求結構,進而是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這個壓力降會是越來越大。對此我們必須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第二點,我想談一下中期內經濟增長前景。這個判斷是我們兩年前的一項研究工作。現在來看,我們仍然堅持這個觀點。中期內,5到7年時間里頭,從金融危機結束之后09年5到7年時間里頭,全球經濟將是中低增長態勢。包括國際組織,越來越多的人承認這一判斷。為什么越來越多的開始承認這個判斷呢?我們認為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第一個,發達國家去杠桿化,也就是說解決負債過高的這個過程,將是非常艱難的,并且不是一蹴而就的。而迄今為止,也就是說從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在解決債務去杠桿化的問題上,發達國家并沒有取得實質性的進展。一開頭我們提到,過去兩年的經濟刺激政策,只是把私人債務國家化,要想從根本上解決國家層面金融機構層面,家庭層面的資產負債表,這將是一個緩慢而長期的過程,而在調整資產負債表的結構方面,必然會帶來總需求的下降,進而是經濟增長速度放慢。第二個因素,跟大家現在不關注的一個問題。甚至跟目前走勢相關的趨勢,但是值得我們關注,就是說隨著政府經濟刺激政策的退出,金融監管加強,全球融資成本中期內是上升趨勢。過去20年中,全球融資成本是非常低的,如果放到200年的歷史里面,這是一段非常特殊的低利率時代,原因就在很大程度上是跟過去20年全球金融自由化放松管制連在一起的。而隨著金融危機的爆發,加強金融監管已經成為一個必然趨勢,包括去年的巴塞爾協議三新的推出,以及對金融操作層面、金融的機構、金融的交易方式、金融的工具,甚至對于中介機構加強干預,最終都會使過去20年的金融自由化開始轉向。金融自由化轉向,為什么會提高融資成本呢?我們看一個最直接例子,巴塞爾協議三,要提高銀行資本金的比例,這毫無疑問就會使融資成本提高。在理論上,多年來金融自由化之所以能夠壓低利率,是因為金融自由化、把金融市場上的風險被認為是降低了,包括很多美國的CBS說,風險被拉長了,認為風險不存在了,結果金融危機爆發一塊出來了。隨著金融監管的加強,原來認為風險被低估,讓風險回到正常狀態,這樣融資成本必然上升。這是穆迪公司所做的報告,他們認為政府的推出,融資成本會提高7個百分點。隨著經濟逐漸回歸到正常狀態,全球融資成本會提升,融資成本提升毫無疑問會阻礙經濟增長?大家都承認,未來得經濟增長要從目前依靠化學能源向逐漸依靠清潔能源、低碳經濟方面轉化,這個方面不僅影響到企業方面決策、產業布局、產業結構,以及整個國家經濟發展模式調整。在這個過程過程中,我們認為這是非常艱難而痛苦的過程。在調整或者轉型完成之前,經濟增長毫無疑問會放緩。基于上述考慮,我們說全球經濟在未來中期內將是中低速的態勢。相應的中國經濟應該適應這種變化,適當的調低中國經濟增長的速度,騰出更多的空間,把握更多的機會,來調整中國的經濟結構,來調整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只有這樣,中國經濟財政保持一個可持續的增長。謝謝。
(文稿來自速錄,未經審校)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京ICP證 050088號
   
     
王元围棋教室中级